一点点语录网 - 每天发现一点点
每天发现一点点!
当前位置:一点点 > 情感日志 >

奋斗的终极目标是‘财务自由’吗?

分类:情感日志 时间:2017-08-10

20120513142610_USESw.jpeg

人们总觉得奋斗是有尽头的,这个尽头或许是“财务自由”,其实大多数刚刚开始奋斗的人不明白,这两个字,你一旦选择了,就是没有尽头的路。

以下全部拿我身边的例子讲,各种出身背景,各种状态都有,让我们认真聊一聊奋斗这件事。

M第一份工作在上海,她是我见过的人里面,强调所谓的“生活质感”能排前三的人。在上海,为了得到一份“质感”,她九点上班,六点起床,跑步健身,去几公里外一家有名的面包店吃早点,之后再去公司。社交网络来看,她有最时髦的衣服,保持很好的身材,会做一桌好菜,桌上总摆着鲜花,完全过着网红似的,被人羡慕的人生。用某个标准来衡量,是不是够会生活了?

可是背后看不见的是什么?是除了这些时间外她的无休止的加班,没有时间维持恋爱关系,干什么事都觉得浪费时间。她有时来我家睡觉,有时候三四点醒了,第一件事就是摸起手边的电脑继续做策划方案,所有醒着的时候去工作,为的就是可以有一部分时间用于“生活”,展现给大家的只有幸福生活的那一面。

后来她去了北京,不准备回来,就是一句话“我这样的狼狈,在北京,并不显得像个意外。”

再说王花花,土生土长的上海女孩,可以说这是全民印象里,中国最会实践精致生活的城市。

她是我的高中同学,我们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拨势力,成为好朋友的原因是,我们都在学校做功课,做到天黑,结伴回家。

我当时在学校做作业只是想回家玩儿,回家之后我就不做作业了,做不完的第二天来抄。而她是觉得英语是薄弱项,逼迫自己每天在学校做完三套卷子才走。

K2EA6J20CH6C31IBIA.jpg

努力是不会白费的,她后来上了全国有名的大学,接着有了一份很稳定的高中老师的工作,重点高中里福利薪酬,都不算差,也是众人眼里的铁饭碗。她也没停下来,工作之余继续读研,两个月前她突然说要辞职,可能到现在她爸妈都不知道她辞职这件事。

当时她做了这个决定,第一时间跑到我家。并不是什么同学之间的深情厚意,而是非常现实的,跟我说,请给我一份工作,我需要一份收入。我问她,为什么这么稳定,还附赠寒暑假的工作,不要了呢。她说,我不想到此为止了,我还要更好,还要继续拼下去,去过那些在办公室里吃着葡萄闲聊,聊小孩,聊老公,聊团购的同事们,这辈子都没希望活到的人生。

我们先不说,这是否太过梦幻,只说,她至少选了,选了什么东西她要,什么东西她不要。

如果你说,这只是穷人的意淫。

那么我现在说所谓“富人”的生活,只有更残暴。我的老板客户们,不敢说富可敌国,至少每个人都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每个到了十亿俱乐部的人,就想去拼百亿俱乐部,天价片酬的明星们,还会觉得房子不够大,活在“大家不可能平白无故爱我”的恐慌中,要用玻尿酸填补恐惧感。

2012102015172726547.jpg

我的性格自由散漫,最大的恶习是迟到。可是我的投资人们,在那么多次的约见中,没有一人迟到,等我偷偷从他们背后溜进去的时候,几乎全部人都在用手机回着工作邮件,听完上百条微信语音。

我的老板神秘总,大家能想象的“人生赢家”,买房买车买游艇这种很扯淡的事情,对于他已经和玩大富翁一样轻而易举了,如果我活成他这样,完全没理由不停下来,估计就去荒郊野外种菜养狗啪啪啪了。

而他的真实生活是,一年的大多数时间飞在天上,不停息地去实现自己更大的目标。当我非常懒散的时候,他都会很冷酷地问我,你人生的第一桶金都没实现,干嘛这么懒。我说可以了。他说不可以,你连一千万都没赚到,就说可以了?太小瞧自己了吧。当我说,人的价值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时候。他反问我,如果都不能用金钱来证明,那你觉得其他价值你还能实现吗?

我问他,那么你的目标是什么,你为什么不停下来。他说,我的目标就是努力生活,去实现小时候吹过的牛逼,我小时候说要搞脑移植基金会。我说你小时候牛逼吹得太大了吧。他说但是现在看到了能实现的可能。

我总说,欲望是永不止步的。现在重新说,欲望就是一种毒品,你一旦有了第一次甜头,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停下来了,不会去当陶渊明了。也可能有一些人,真的实现了陶渊明的生活。只是这样的生活背后,总不是人们想的那么与世无争。

被欲望绑架的一生,好还是不好?我并没有答案。

不过对于几亿没有生活的人来说,有时候可能就在这种所谓的“没有生活”中,我们才能感觉到生命的温度。那么辛苦的生存,小心的伪装,明明就是生活的一种。

可以坦诚地说,和他们比起来,我是太懒惰的一个人。

既没有诸如脑移植基金会这种扯淡的理想,也没有必须活成风生水起万人羡慕的偶像。如果不是一开始就在名利场里打滚,我可能一生会选择最废物的活法。穿着睡衣出街,去超市买最便宜的桶装水回家,路过下象棋的大爷还在旁边围观一会儿。

糟就糟在,我的职业一开始,就是五光十色的名利场。

我多有才华,并不觉得,走到今天全靠死撑,死撑的原因也不过是体会到了“名利”的甜头。

2016102616313480gh2ji.jpg

只有这个名利场推着我向前走,一步步走到今天。我小时候那种莫名其妙的理想,可能是写一出好戏,获个大奖之类的。想一个理想,非常容易,喝点酒躺在沙发上就可以说出十几个。可要不是那种“没有生活的生活”,我是不可能离这个理想越来越近的,被所有我曾经厌恶的东西包裹,它们挟持我,我也离不开它们,这样填不饱肚子,颠沛流离地走过来,每一帧画面都没有幻想中美,什么星巴克和夕阳下,流着眼泪写几行字的生活,我一秒钟也没过过。吃着泡面,几天不洗澡,忍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一个个字打出来的生活反而是常态。

我痛恨这种常态,但正是这种常态,我才更有了实现梦想的可能性。

我们都承认,谁都希望这种没有生活的状态是短暂的。

有些时候,我也会忙碌到,觉得不像是那个真的我了。

可是渐渐的,仿佛名利场才让我明白什么是真的我。我不是那个与生俱来的坐享其成的小动物,我是一个森林里无法被捕捉的野兽,我坚强,勇敢,用每一次撕咬证明自己的存在感。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弱小,那么需要被保护,我可以变得更强大,我可以从猎物变成捕捉猎物的猛兽,如果人生没有激发出这一部分,反而才是一种可惜吧。

生活得快乐与不快乐,不能用别人的标准来定义,只要你认为值得,牺牲全部,也是值得的。永远的真理只有一个,life is a struggle,怎么选都是一样的。既然选了,我们就请不要松懈,去当那个万兽之王。